当前位置:ukseung.com情感新历史文学,新历史主义文学在中国的现状与出路
新历史文学,新历史主义文学在中国的现状与出路
2022-09-23

自上世际新中国成立以来,为了适应当时社会的发展与变革,涌现出了一大批良莠不齐的文学作品。在这些作品中,绝大多数是革命小说,他们带有鲜明的革命政治色彩。在我们小时候,这些作品亦是常常出现在教学的课本中。在这些作品中,绝大多数作品都表现着同样的思想主张,颂扬同样一种精神,但当我们今天回过头去看时,除了一些与当时社会情形严重不符的极个别作品外,大多数作品仍具有其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比如描写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抗击美国侵略者的小说《最可爱的人》。这些作品作为当时的革命历史主义小说宣扬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权,勇于同黑恶帝国主义势力作斗争的伟大精神。而自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之后,社会风气随之一新,伴随社会的发展出现了另外一种小说形式,便是新历史主义文学。

小说《苦菜花》从文学流派上来讲依然是一部革命历史主义小说,它的主旨依然是在弘扬革命光荣传统,歌颂伟大人民,但是另一方面,小说作者冯德英在弘扬革命的前提下开始尝试描写另类的人性,这也是作者的一大成功之处,因为在某些方面作者依然有所坚持。当时间开始进入九十年代时,我们的中国大地已经变得慢慢开放起来,外国的文学作品也有很多能流传进来,然而即便如此,用某些作家的话来说,中国人真正能接触到外国优秀文学艺术的时间仍旧是比港台地区晚了二十年,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有些遗憾。然而即便如此,在我们中国的作家不懈的努力下,我们国家的文学事业已然有了很大的发展,并且这些作家们取得的文学成就被国内外的社会所公认,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莫言先生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在这些新时期的作品中,这些被称为新历史主义的小说中,描写上世纪陕西乡镇历史变迁中两大家族恩怨纠葛的文学作品陈忠实的《白鹿原》,余华的《活着》,路遥的《人生》,《平凡的世界》,莫言的《天堂蒜薹之歌》,《檀香刑》,《生死疲劳》等小说作品,成为这一新流派的代表作品。与过去几十年的文学作品不同,新历史主义小说家们的重点不在还原历史上。莫言先生曾说,假如要描写一场战争的话,作家会将重点放在战争时期人物的个人感情上,放在人物的纠葛上,至于还原一场战争,描写一场战争如何做战前动员,战争状况如何,以及战争结束之后打扫战场的情形,这些事情应该是军事学家与历史学家的任务。当然,莫言作为新历史主义文学的一员猛将,在讲“我们作家”时,已经不自觉地戴上了自己新历史主义小说家的头衔。

王小波将唐代杜光庭所做唐传奇《虬髯客传》改编之后,成了《红拂夜奔》这本小说。这本小说再一次表现了王小波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以及强大的编故事的能力,而且将故事改得异常有趣生动。前面我们已经说了,改革开放形势下的文学作品中,几十年前的革命历史主义小说不再是文学界一枝独秀,新历史主义小说似乎更加具有生命力。目前看来,在人的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的当今社会中,人的感情表达也变的更加重要了,这便使新历史主义小说具有了的一个更好的生长环境了。新历史主义小说的重点在于人,即讨论人在历史中扮演一种怎样的角色,或者历史中的人怎样通过自己的行为来使历史变得不一样,新历史主义小说是人的历史,是主观性的,人在历史中占据着支配历史的地位,而革命历史主义小说是被动的,人在历史中是渺小的。

很明显的,我们可以看到充满个人主义色彩的,表现个人行为与意志的王小波的作品在当今社会广受欢迎,并成为当代中国文坛不可或缺的一支力量,在今天的中国影响着一大批的文艺爱好者以及研究者学者,我也相信,王小波的作品在未来还会持续不断地影响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甚至世界人。新历史主义小说仍旧大有可为,因为他的局限性远远小于几十年前的革命历史主义小说,而在这条大道上,莫言,王小波等作家的作品将继续熠熠生辉。